每年過年的氣息,似乎比往年少了許多。但今年我家還是如往年一樣,開車駛向高速公路,看著老爸左閃右閃、尋找不塞車的路段;我則聽著平常不會收聽的警廣電台,沉默地望向窗外陌生的景色。

這幾年家族發生不少事情,當年嬉戲在一起的孩子們漸漸長大出社會掙錢,當年扛起家中經濟的大人們髮色澤漸漸斑白,臉上多了許多歲月的痕跡。

這幾年間有好事也有壞事。好事可以多提,但壞事呢?不得不提。

生老病死。那些不得不提的壞事,總是在彼此心中留下芥蒂。即使不直接說,也會間接知曉;不是好奇,而是一種關心、血緣相連下的動力,驅使著我們不得不知道這些所謂的壞事。

回到老家,面對的是第一次這麼寂靜的除夕夜。

夜晚的深談,沒有嘻笑怒罵聲,只有夜裡滿溢的惆悵無奈,佔滿了房間裡的空間,也佔滿了彼此間的心情。

一年又一年,歲月的來來去去,不斷的提醒著大人們的衰老,孩子們的長大。時間不斷帶來改變,我們則不得不去面對。該是消極認命,還是積極掙扎呢?大人們說累了,孩子們說別放棄;大人們為了憐憫心堅持著,孩子們為了孝順聽話選擇順從。

每年過年的氣息,似乎比往年少了許多。有所改變的或許不是過年的氣氛,而是彼此的內心吧。
創作者介紹

遨遊夢想

V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